小习惯

如果有来生

是应该多出门走走,一个人在寝室里闷着就容易多想
前几分钟还有说有笑的在打电话,过一会又想拿刀子了

想到高三的时候,做什么事情似乎都不会有人觉得奇怪
只要成绩不坏,做什么都不会有人拦着你
穿着蝙蝠外形的毛绒睡衣去花房种花
每周都喝酒,很晚不回家
不吃晚饭,躲在各种奇奇怪怪的地方看课外书

从高三开始的。
我们搬到了原本小学部的教室,暑假补课的时候,午饭时间我就躲在教室里
看小说或者做作业,睡觉
有一次被忻叔撞见过,他也没有多说
不错的老师,多多少少有影响到我

高一成绩不好,每次月考出来都会被叫谈话,有时候还会叫上家长
我说早上起不来
忻叔说那是家长不对,没有来叫你
那是我第一次知道,原来成绩不是靠一个人就能搞上去
学...

第七个梦

学校开了一门类似劳技之类的课程。
老师是个看起来十分威严的老头子。
交作业的要求是把一个国家的钱币变成小动物。我看到有人交了帕芬,我自己的是一只蓝色的小鸟。把它放到老师的手上时,我告诉老师这是冰岛的100克朗。小鸟扒着我的手指不愿离去,我摸摸它,和它告别。
交了作业,是要发的。发下来的是一张画有蓝色小鸟的画,a4大小,鸟只在画纸的下半部分,上面还有一些其他的内容以及装饰。
然后就出现的一个娃娃。似乎是我又把画变回了有生命的东西,开始是个小男孩,后来就变成了bjd娃娃。
那会儿老师的作业似乎是和娃娃有关,我暗自庆幸着幸亏我早就接了一个。
然而梦中的那只并不是蜕月,而是同为RD家的小c或者小s。穿着暗红色缎面...

第六个梦

带一点美式恐怖片色彩的梦。
开始是美好的。
我与几个朋友来到海边旅游,住在海边一栋高楼的套间里,有人来定期清理的样子,大概是宾馆。那间套间非常宽敞,装修简洁明亮,有一面的窗户外边就是碧波万顷的海面,是一处海湾。我最先看到那片风景,那时天还有些阴沉沉的,淡金的阳光透过灰色的云带渗出来。然后我的朋友们也来到窗边,不知何时天气就已经变得晴朗了。
我在那里一个劲地感慨大海的美丽。它与我见到的海不同,海水呈碧绿色又很清澈,离城市鳞次栉比的高楼是那样近,海湾里海浪直接拍打到楼房的脚底。
我想拍下窗外的景色,却没有手机。后来我发现,我连眼镜都没有。
海湾的上空满是飞鸟。我没有眼镜,只能模糊地辨别出几种,但也十分兴奋。...

第五个梦

和妈妈一起逛街,后边跟着一个妹妹。
她就远远的跟在后边,大概一米左右的距离,也不说话,只是偶尔让人察觉到存在感。而我却与妈妈并排走着,有时我们还拉手。
这是不存在在现实中的。有比我小的孩子在的时候,她怎么会分出一丝丝精力和好感到我身上来呢?分明我才应该是默默跟在后面的那个,看着前面两人手牵手走得欢快,哪天突然消失了,也要过一会儿才会反应过来。
我们一开始在一个古色古香的小镇里,像是去鼓浪屿前经过的那个小镇。在那里我第一次见到吹笔,很新奇,想买。她说,她单位有的,就把我拉走了。结果,当然是像无数次那样,并没有。
我们在镇里游玩。似乎我对镇上的情况熟知一些,我带着她们。有一段路是乘着小小的观光车,路过一家...

我越来越不相信自己的记忆。
分不清虚实的现象由来已久,状况时好时坏,现在无疑是属于糟糕的阶段。
一闭上眼睛,现实与想像交织着袭来。
很多事情我记得,记得“有过这样一件事情”。可是这件事如何发生,有怎样的过程,脑海里一概没有印象。就像洁白桌布上的一滴深色茶渍。我知道有茶滴落在桌上,是倒茶时从壶嘴落下,还是喝茶时从嘴角滑落,我不清楚。
自从出现了这种状况,我就想把我记得的写下来。趁记忆还没有没搅混,想到什么就写下来。哪怕是已经被混淆的记忆也好。那些除了我之外没人知道真相的事情。

小时候有大大卷泡泡糖,经常在电视上看到广告,却很难得吃到。有一次在超市买了一卷,紫色的外壳,十分珍惜地放在床头边,每次只切一点...

2017-06-12

©非時之庭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