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腰文鳥

白腰文鳥

北紅尾鴝

不务正业说的大概就是我这种人了

第十二个梦

和亲戚一起出国旅游,结果出了严重的车祸。大家都被送去救治了,但是医生说我救不了了,所以被丢在一边等死。
等死就等死吧,一开始感觉除了身体有些沉重之外也没什么不同,还可以吃东西。然后就慢慢慢慢地没精神没力气,最后就缩在沙发上动不了了失去意识了。闭上眼睛前,我想的是我妈看到我的尸体会不会哭。因为她在我一息尚存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与以往有什么不同。
一个人静静地。眼前不是全黑而是一片棕色。

没想到我又活了过来,只是伤情比之前更严重,断了几根肋骨啊脑震荡之类的。总之不能上学了。于是我去学校把自己的东西清理回去。那时候应该是高三,但是教室还在初中部。我从小学部的门进去,门卫认得我,我穿过狭窄的爬满葡萄藤的走...

只有我

“我觉得这个事情只有你能做。”
“只有你文笔好。”
“就只记得你。”
“只有你跳得最好。”
“北区只有你。”

……
要崩溃了
要被压垮了
每天睡不饱的日子什么时候能到头
只有我,只有我

周四中午十二点半西区荷花池,绿协
周四中午十二点半北综,地科
周四中午十二点半北综,汉服社

周日晚七点,绿协
周日晚七点,汉服社

周六晚七点,汉服社
周六晚七点,绿协

要疯掉了,要崩溃了
想要退出,想要放弃!
可是只有我!只有我!

我走了就没人了!

杂谈

在国服锻出了数珠丸。

感觉很奇妙,明明他们都是第一次见到我,我却不是第一次见到他们了。

我是去年3月pocket入坑的审神者,限锻的时候开服半个多月,资源仅仅维持在2000左右
周五晚上得知限锻,当晚把资源用到见底,第二天早上醒来七点多开始再锻,快八点的时候出货
三十八次。很庆幸当时只要all100就够,不然绝对撑不到他来。
之后到了去年冬天的秘宝之里,因为数珠丸的金盾属性让他当队长,几乎是在和萤丸进行等级竞争。最后还是萤丸先一步成为本丸第一把满级刀。
满级之后就不怎么在战场上见他,除了限锻时候锻刀,很少再请他出来了。他锻刀非常厉害,到本丸的第一天就带来天下五剑,之后的小乌丸也是他带来的。

也是...

一抽屉的校徽

高中只有一个班有的校服

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突然又很难受
明明天气不错阳光也很好……
坐在南航食堂外面情绪突然就漫上来了
还得掩饰着不能让小沈看到

大概是不想回去吧
大概是一踏进校门,轻松悠闲的日子就到头了
又要忙社团事物
拖了半个月的稿子要一口气写完

真的写不出……灵感枯竭
以前是想写的东西太多,没时间写完,半成稿子和参考文献堆了一桌面,备忘录里全是想写的点子
现在给我题目我对着课本,一点都想不出该怎么写……

束手束脚的没办法做什么压制情绪的事情,不停咀嚼东西然后吞咽结果反胃难受情况更加糟糕……
好讨厌啊,嘀嘀咕咕絮絮叨叨翻来覆去的

阴沉

今年过年的时候因为衣服都是白色的,原本准备的衣服也是主白色调
虽然有红边,绣纹也是吉祥的鹤...

©非時之庭 / Powered by LOFTER